请教关于物权法善意取得适用不动产的问题

发布日期:2019-08-12 07:30   来源:未知   

  物权法的出台使关于善意取得是否适用于不动产的争论尘埃落定.但是我仍有疑问.经反复比较正反双方的论点,我发现获胜的正方始终避重就轻地回避了一个问题.或者说他始终无法回答一个问题...

  物权法的出台使关于善意取得是否适用于不动产的争论尘埃落定.但是我仍有疑问.经反复比较正反双方的论点,我发现获胜的正方始终避重就轻地回避了一个问题.或者说他始终无法回答一个问题.即即使承认了不动产适用善意取得的所有好处,但是由于物权法已规定了登记制度,通过登记的公信力以及变更登记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事实上,不动产能适用善意取得完全由于登记公信力的制度支撑,那么登记制度完全能解决的问题何必非要在善意取得中再规定一下吗?这不是制度设计的浪费吗?倒底又有何创举可言,又有何价值呢?!

  很感谢你的答复,但是我还是不太赞同.比如你的第一个例证房屋是用一人姓名登记但是实际上是共有财产,也就是登记和实际权属不符,此时根据登记的公信力,相对人完全可以取得产权,不用依靠善意取得制度.第二个例证有些房屋是产证还没有下来的.或者没有产权证的这种情况就是未进行不动产的登记,而按照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条件,不动产未登记的不适用善意取得,也就是说同样无法得到善意取得制度的保护.而有产证,但是买卖合同可能存在争议等等.这时,看登记就不能确定谁对房屋有真正处分权此时仍然是登记有可能与实际权属不符,仍然适用登记公信力保护第三人利益,也就是说,依靠登记公信力完全可解决问题,不动产善意取得压根没用啊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有什么减肥药效果最好-而且不反弹的呢?

  展开全部登记不能涵盖一切,比如售后公房,产权证上只登记一人名字,实际上确是买房时共同居住生活的人都对该房屋有产权,只是当时产权证上只能登记一人名字而已.此时,第三方看登记,只有一人名字,其实这一人不经过其他共同居住人同意,是不能擅自处分房屋的.如果第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这房屋,支付了合理对价,那么现在就可以善意取得该房屋了.如果不规定善意取得的话, 那么光从登记公信力,看不出第三人是恶意还是善意.如果恶意还保护的话,不觉得有失公平吗?

  或者没有产权证的.这个确实存在,我想即使没有登记也可以买卖.因为根本就没有产证而言.怎能不使用不动产的善意取得?

  或者有产证,但是买卖合同可能存在争议等等.这时,看登记就不能确定谁对房屋有真正处分权.这个也是,如果第三人恶意怎么办?所以善意取得适用不动产,不无道理,可以弥补登记所不足.

  登记公信力和善意取得还是有区别的,否则就没必要再规定不动产的善意取得了.

  楼上答的很精辟,有理有据。善意取得实际上是对登记制度的补充,因为现实中有许多情况不是一纸证书就可以分析明了的,为了维护多数人的利益,有必要进行更明确具体的补充